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思政工作社会实践
窗外有更广阔的天空 ——记99级美术学张甘霖采访
发布时间:2013-10-09 来源:美术学系 点击次数:

  人物简介:

  张甘霖,男,江西鄱阳人,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,首届艺术硕士。景德镇陶瓷学院陶瓷美术学院史论系副教授,《中国陶艺》杂志编辑,《江西美术》责任编辑。国际陶艺教育大会组委会委员,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会员,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  

    (通讯员 张理婧 )2013年7月20日下午3点,在湖北美术学院藏龙岛校区美术学系办公室,99级史论专业的毕业生相聚一堂,相谈甚欢,我们十分有幸可以采访到张甘霖先生,而张先生的言论观点,虽然只是着眼于陶瓷,但以小见大,也让我们对自己所学乃至整个艺术界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  在谈到“什么人算是批评家”时,他引用了黄专先生的话语,“1、为体制利益服务或随时准备为体制利益服务的人不宜算批评家;2、以谋利为写作和工作目的的人不宜算批评家;3、没有一些可靠的专业本领(如语言、写作、鉴赏、逻辑等等)的人不宜算批评家;4、自认为既是艺术家又是批评家的人不宜算批评家;5、导师、领袖、先知一类的人不宜算批评家。”

  谈及陶瓷收藏,他提到一个观点,收藏陶瓷的目的在于要成为价值的发现者而非价格跟随者。现在的收藏界出现不少跟风现象,极少有人能真正挖掘出艺术本身的价值。而唯利是图的小人们借此炒作,雇人高价购买自己的作品以吸引更多人的目光,让艺术沦为盈利的工具。作为具有专业知识的理论家批评家,应该尽己所能对藏家进行引导,让艺术市场健康发展。

  谈及陶瓷界评奖,他说起一个现象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取消了国有的光环,许多大师的简历上都写着由国务院颁发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,都已经成为历史。这使得更多的的年轻陶艺家他们的才能被阻挡与埋没。对评奖的干涉,数据的不透明等客观因素,都让这位年轻的教授忧心忡忡。

  谈到当今陶瓷发展时,张甘霖先生说,在景德镇,写现代陶艺评论文章是一种悲哀的事情。一方面,作者得不到与陶艺家相同的社会地位。另外一方面,作者所撰述陶艺家评论文章经常被侵权,被串改作者的姓名,冠以社会名流署名。而我们见到的所谓陶瓷批评文章,却很少有人去真正谈及作品,触及到作品及思潮的发展状态。这种缺乏内省的思索正是今日陶艺发展的桎梏。

  作为美术学系学生的我们,听了这些话深受触动。艺术市场的扩张,艺术产业的发展,让艺术本身的纯度大大降低。未来我们也有可能成为一名批评家,张甘霖的话语让我们意识到属于我们的职业操守,让我们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。

  我们还年轻,涉世不深,生活在自己的世界,很少有机会放眼更加广阔的天空。而与张甘霖先生的谈话就像打开了一扇窗,让我们为窗外别样的风景惊叹。同时我们认识到,除了关于自我,还应该关注更加宏观的东西,比如经济,比如政治,比如这个社会,等一些与我们的生活休戚相关的方面。此外,我们应该坚信,自己的光再微弱,也能为希望的火炬增添一份自己微薄的力量!

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©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